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葡萄酒小皮

小皮葡萄酒课堂开课啦~~~

 
 
 

日志

 
 
关于我

冷笑话大王,业余相声演员,也买酒首席葡萄酒顾问,WSET/波尔多/勃艮第/A+澳大利亚/新西兰葡萄酒持证讲师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葡萄酒的中国话   

2014-04-03 15:5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葡萄酒的中国话 - hongjiuxiaopi - 葡萄酒小皮

葡萄酒的中国话

皮序:

如果说高俅宋朝退役,中国足球千年没有缓过劲来的话,那么在唐朝王翰那首“葡萄美酒夜光杯”之后,葡萄酒也足足有一千多年都不会说中国话了。中国足球可能还会继续沉寂下去,可正如“洋人”开始学普通话一样,“洋货”葡萄酒说中国话的日子却不远了。连堂堂拉菲酒庄都在2008年份的酒瓶上写了大大的中文"八"字来讨好我们,那么要喝一瓶有着冰糖雪梨混枸杞中药味的葡萄酒应该也不算过分吧?

--------------------------------------------------

一款好的葡萄酒和美食一样,追求的是色、香、味俱全,倘若把色比作葡萄酒的外表,味比作葡萄酒的性格,那么香气就是葡萄酒的语言。倘若一款葡萄酒言语粗俗、装腔作势,那么一定不遭人喜欢。可倘若一款葡萄酒说的满嘴外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的不知所云,那么又当如何来判断其好坏呢?时下中国的葡萄酒市场里便正发生着广大消费者和葡萄酒鸡同鸭讲的怪现象,不说中国话的葡萄酒也着实阻碍了葡萄酒的普及和发展。

葡萄酒中被发现的香气有数千种,正如艺术来源于生活一般,葡萄酒的香气语言自然也来自于生活,果园中的水果、大自然中的花儿、厨房中的香料、菜园中的植物甚至你身边的动物都丰富了葡萄酒的语言。而为那本厚厚的葡萄酒字典贡献最多的自然是酿了上千年葡萄酒的法国人和做了数百年葡萄酒贸易的英国人,因此葡萄酒的香气语言中充满了类似生命之水(eau de vie),英式奶油糕点(Brioche),太妃糖(Toffee),雪莉香(Sherry)这些有着浓郁英法生活气息的词汇。这原本无可厚非,对于本国人或者大多数有着安格鲁萨克森或拉丁文化的国家,这些看似生僻的语言都可以引起彼此的共鸣,因为他们分享着非常类似的生活方式。而到了欧美人常用Exotic(充满异域风情)来形容的东方,气候、文化和饮食习惯的差异则让这里的消费者对于“欧美口音”极重的葡萄酒语言有点摸不着头脑。

学过WSET葡萄酒认证的朋友一定深有体会,这个英国人制定的全世界最成功的葡萄酒培训体系为葡萄酒量身定制了一套葡萄酒语言叫SystematicApproach to Tasting(系统品鉴方法),其中又将葡萄酒的香气“语言”分成六大类:果香、花香、香料、植物、橡木和其他香气。可这还没有完,光是一个果香就又分成了:绿果子、黄果子、红果子、黑果子、带核的果子、热带果子和果子干等,花香也分成白的和红的,香料分成甜的和刺激的,植物分成不熟的、草本的、药草的和蔬菜,橡木桶又包含奶制品、橡木香、坚果等,其他类里更包含了对于大多数中国同胞只是传说的矿物质和动物香气。这套英式口音十足的葡萄酒语言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个噩梦,可鉴于其权威性和系统系,每年有超过4000名的中国葡萄酒爱好者(包括我在内)逼着自己去想象有着黑醋栗(Black Currant) 、杉树(Cedar)、桉树(eucalyptus)香气的赤霞珠,有着醋栗(Gooseberry)和接骨木花(Elderflower)香气的长相思,有着野肉(Gamy)和百里香(Thym)香气的黑皮诺或者有着焦油(Tar)和松露(Truffle)香气的内比奥罗等等。如果这些还没让你头大,那么还有樱桃酒(Kirsch)、无籽葡萄(Sultana)、酒泥(Lees)、藏红花(Saffron)、湿毛线(Wetwool)、钢铁(Steely)、马厩(Horse)、森林潮湿木头下生长的菌类(Sous bois),这些你哪怕听得懂也根本无从想象的香气。我无数次的问自己,JancisRobinson MW老太太当年是坐长长着各种树和野花的森林里,脚踏松露、头顶藏红花,嘴边舔着钢铁、手上打着湿毛线的学习品酒吗?如果是,我可以选择退学吗?

还好在我做出退出的决定前,中国葡萄酒市场实现了爆发式的增长,以15亿升的消费量、14亿美金的进口额在2012年成为全世界第六大葡萄酒消费国,而且我们依旧被寄予改变持续了30年余年的全球葡萄酒供大于求局面的厚望。既然我们成为了负责买单的乙方,那么我们就得拿出乙方的态度:葡萄酒请讲普通话!

肯定有人会反对,有人是从“意识形态”上反对,例如我们这些做葡萄酒培训的“品酒大师”们。正如做翻译的害怕人人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以后自己就会失业了一般,“品酒大师”们担心自己如果和大家都说一样的话,那么我们还拿什么来“故弄玄虚”,拿什么来体现我们的“附加价值”?其实,要想成为成功的大师,首要的就是满足客户的需求,而千千万万的中国葡萄酒消费者就是所有指望在中国“混口饭吃”的大师的最终客户。试想,是用英文教中国人学诗歌比较快,还是用中文?因此,中国葡萄酒的专业人士应该赶在欧美人之前建立自己的葡萄酒词汇库,这难道不是更有荣誉感和使命感的大事?

有人会从“词汇量”出发来反对,他们担心堂堂五千年古国的词汇量不够去形容区区一瓶葡萄酒的香气,这比预测中国会得世界杯冠军更让我觉得可笑。葡萄酒的香气只是化学分子,他们激发了你对于某种水果、鲜花的想象罢了,而不同的生活阅历或者说“词汇量”,则会让人们产生不同的想象。由法国Axel Marchai博士做的一项研究显示同样一个同时存在于草莓和菠萝当中的香气分子会让中国人联想到菠萝而让法国人则联想到草莓,道理很简单,因为中国人吃更多的菠萝而法国人吃更多的草莓,因此各自联想到自己更为熟悉的水果。由此可见,哪怕不用原创,我们都可以将欧美人的葡萄酒香气给翻译过来。黑醋栗酸中带苦,我们可以用果丹皮、酸枣糕来形容赤霞珠;腊肉、熏肠不会比火腿和培根逊色,遇见西班牙酒和老酒时可以大显身手;用金桔顶上雷司令甜酒的柑橘味;上海老酒几乎就是雪梨酒香的完美替身;兰州拉面团是酵母的表兄弟;遇见酸樱桃混着野莓的意大利酒也不用怕,酸梅汤直接上;玫瑰普洱茶可以用在许多巴罗洛的身上;如果喝到贵腐酒,那么我们的桂花蜜、嘉应子、蜜饯、果脯、蜂蜜柚子茶通通都可以用上;哪怕运气不好遇见氧化的酒,我们也可以自豪的用红薯干、酱油、酱菜和老陈醋来抱怨一下。如果还嫌不够,那么莲藕、仁丹、花露水、卤味、粽子、番茄蛋汤都可以备份到脑海中,英雄必将有用武之地。

无论谁反对,葡萄酒的“中国话”进程已经势不可挡,我们不会要求酒庄为了我们去改变酿造方法,却可以让葡萄酒的“使者们”用我们听得懂的语言来让我们更快、更好的感受葡萄酒的美好。倘若英国人和法国人放不下架子,也许我们中国本土的葡萄酒庄们应该用流利的“中国话”优势给他们一点“教训”了,反正反倾销的大棒也曾挥出去过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12758)|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